第五十四章    命中注定在一起 (大结局)
作者:孤独浪子      更新:2017-12-05 16:16      字数:1917
    有人说,曾经拼了命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到,当多年以后再去面对的时候,也许真的会把它看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思宇的母亲我求了不知道多少次,可我也实在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个角色也会发生调转。她目光复杂的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摇了摇头,苦笑:“阿姨,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是的,来不及了,所有的道具已经准备完毕,只差一场华丽的表演。婚姻,一生一次,一次一生。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俩个人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只是,我也不知道走到今天这一步又该责怪谁?思宇的母亲能说她有错吗?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她并没有错,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生活的很好。

    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了,兄弟几个也来到了我的身边,老三依然没有消息,我们除了满满的祝福似乎也没有其它办法。老四告诉我宋诗诗在陪着思宇,他说诗诗那边传来消息,思宇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了。

    而琪琪呢?我也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她了,说是按照习俗,新人结婚前几天不能见面,其实不见面也好,我想琪琪看到我的这副表情肯定也开心不起来。

    “哥哥呀哥哥,你猜我是谁?”一个调皮的声音响起。

    “小白兔,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告诉哥哥一声,我好去接你。”

    “小白兔是谁?我那么聪明怎么会找不到呢?”小丫头骄傲的扬起小脑袋,很是得意。“何况你这都要结婚了,肯定很忙,我就自己过来了。对了,哥哥,你怎么不和思宇姐姐结婚啊?”

    “你更喜欢你的思宇姐姐?”

    “不是的,”小白兔摇头,“我掐指一算,你是她的真命天子。”小丫头摇头晃脑,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

    “坐车都坐这么久了,先去休息会吧。”我满是笑意的拍拍小白兔的小脑袋,“笨兔子,我们一生都是好兄妹。”

    “当然了,我们一生都是好兄妹。”

    ……

    天再次微微亮起的时候,婚礼开始了。说实话,我有点迷茫。其实家里本来让直接去登记,然后再举行婚礼的。我推脱没时间,婚礼过后再说吧。有那么一瞬间,我看见了琪琪眼中一闪而逝的黯然,不过,很快的她就笑了,挽住了我的手臂。

    婚礼的程序一步一步有序的进行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心很乱,很疼,仿佛有很重要的人即将离我而去的感觉。而当我抬头看到琪琪眼中的柔情与幸福,我自嘲的摇摇头,想甩出脑海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有人说真心相爱的人是有心灵感应的,我从来都嗤之以鼻。而当老四惊慌失措的突然站起身,拿手机不顾一切冲过来的时候,我更希望我能穿越时空,把说这句话的人在说这句话前我先把他给掐死。你丫的不知道有句话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吗?

    老四冲上台,歉意的看着琪琪,咬咬牙,眼一闭还是说了出来:“林思宇跳水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生死不明。”

    我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傻了,目光傻呆呆的看着前方,脑海只循环着“跳水”“抢救”“生死不明”等词汇,嘈杂的人声,喜庆的背景音乐,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而在这时,我的前方似乎出现了一个女孩,她叫林思宇,她的生日比我小一年零三十二天,她喜欢蓝色,喜欢大海,喜欢安静的看着书。她每天下午都会准时的喝杯茶,享受时光。她说过她要去杭州定居,喜欢西湖断桥,她说过想要去法国和爱人度蜜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醉人的眸波里满满的都是憧憬,娇颜满是羞涩。

    而现在突然知道她可能会“离开”,我突然发现我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了。

    “我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琪琪不舍的将戴在身上“新娘”的胸花摘了下来,抚摸良久,递给了我,“去找她吧。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我这么的爱你,又怎么会不知道你最爱的是依旧是她呢?是我太过天真了。”琪琪虽然微笑着,可泪水依旧止不住的流下。

    “琪琪,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听我说完。”琪琪轻轻的擦了擦泪水,“当初如若我们相识时我勇敢一点,也许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事了。女孩是需要矜持,但是一味矜持的结果却眼睁睁的看着一生的幸福溜走。真的遇到了真爱,想爱就爱吧,可惜我现在才懂。”

    我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走上前狠狠的拥抱了她,哽咽的说声对不起,在我父母和她亲人的默默注视下转身离开。我终于明白,很多时候,感动并不等于爱。你爱一个人,你为她付出了很多很多,那并不代表她一定要爱你。这个世界没有谁欠谁,也没有谁对不起谁。

    昏天黑地的一阵赶路后,我终于赶到了思宇所在的医院。在思宇的病房里,思宇的父母还有其他的很多亲人都在。

    他们看到我进病房后,给了我一个满是深意的表情,似乎是什么暗号和提示,丫的,我是脑抽的没想那么多,赶紧走到了思宇的病床边。看着思宇憔悴的容颜,心都碎了。

    “咳咳”思宇的父亲咳嗽了一下,暗示了一下他的存在,并拉着思宇的母亲向病房外走。

    “你拉我干嘛?我看会不行吗?”思宇的母亲很是不满。

    “多大的人了……”声音越飘越远。

    就这么的都走了? 我茫然。

    而当我回过头,发现一双深情的眼眸正静静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