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秦青
作者:柳桦青青      更新:2018-10-28 10:36      字数:2002
    中秋祭月,无论哪一次都是热闹非凡。两个少年人双手紧紧握着,小跑着穿过大街小巷。

    不愿去参加祭礼的孩子也是不少,因为路边的小铺里,有平日见不到的,来自五湖四海的玩意儿。萧逸如也是瞪大了眼睛,眼也不眨的看着,生怕漏下一个新奇的东西。

    安钰然走在另一边,咬着下唇看着女孩中意的东西。只是一不留神,迎面便撞上了一人。安钰然吃痛惊呼一声,揉着额头看过去,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孩正侧身惊讶的看着她,显然刚刚被撞到的,就是这个男孩。

    男孩一身锦衣,却有些狼狈,锦衣上沾了些土,就像从城外一路滚爬过来。

    安钰然连忙道了句抱歉,男孩又是一愣,笑了起来。“无妨,不必道歉。”

    “阿然,没事吧?”萧逸如听到安钰然的声音,又看到这边,连忙跑了过来。

    “没事。”安钰然连连摆手,试探着看着那个男孩。那男孩却看着萧逸如,略有些吃惊。

    萧逸如只顾看安钰然的情况,直到觉得安钰然真的没事后,才抬起头来,对那男孩道:“我替舍妹道歉,舍妹刚刚撞到了你,抱歉。”

    “无妨。”男孩微微一笑,看上去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萧少爷不必多礼。”

    这次轮到萧逸如吃惊了,由于灯光昏黄,萧逸如仔细打量过后,才了然的笑,“是你啊。”

    男孩看了看身后,有些不太和谐的嘈杂声传来,男孩拉过萧逸如就走,边走边说:“我们换个地方说。”

    半个时辰后。安钰然捂着小嘴笑个不停,笑的男孩站在一边甚是尴尬。男孩是秦家的孩子,秦青。

    秦家在前几年便搬离了,但是秦青却一直放不下这里留守的老人,家里却又不许回来探望,只好趁着中秋家里忙,偷偷跑了出来。

    秦青一人跑回来,很容易便被猜到了,家里立刻便派了人找,秦青这已经躲了三日,身上带的银两早就花光了。

    安钰然笑的更欢,秦青脸色黑了黑,忍不住瞪了安钰然一眼。安钰然是没什么感觉,萧逸如却是不高兴了,不悦的看着他,秦青耸肩,移开了目光。

    三个孩子很容易便玩到了一起,在祭月典礼上狠狠的玩闹到半夜,家人也出乎意料的没有找人。

    安钰然望着远处张灯结彩,微叹了口气。自那次以后,三人几乎每年此时都会相聚,只是可惜,此次独缺一人。

    几日后,中秋,傍晚。

    “小姐,老爷吩咐今日由婷儿带您参加祭礼。”

    安钰然正无所事事等着天黑后溜出去,婷儿忽然便给她扔下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安钰然眉梢一跳,忍不住问:“父亲让我去参加祭礼?”

    婷儿点头称是,心中将安钰然惊讶的反应归结到以往,因为安钰然从未得到过去参加祭礼的允许吧。

    安钰然皱眉看着垂首的婷儿,顿时有些头大,顺口问道:“怎的今年准我出去了?”

    “老爷想要趁此机会为小姐……”婷儿顿了一下,继续道,“这种大型的祭礼,或者活动,老爷会常让您参加的。”

    虽然婷儿没有明说,安钰然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心中烦闷了一下。“罢了,帮我准备衣服。”安钰然没想出拒绝的理由,便也不推脱,干脆的开始做准备。

    车到山前必有路,顺其自然吧。

    因从未正式参加过,所以挑选衣服对于安钰然也是个不小的问题,幸好有婷儿在,挑了件稳重的礼服。

    安钰然穿了件白色为底的曲裾,底部以银线勾勒的百合样式,随着脚步摇曳生姿。

    传统上,女子是不能与男人一同出现于祭礼之上,因此,安钰然与婷儿也只能在人群中观看。

    “阿然。”

    安钰然忽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疑惑的回首,一打眼,便看到一个蓝色锦袍的年轻男子笑着看她。

    那男子的容貌端的是俊朗无匹,上挑的丹凤眼中此时写满了笑意,“阿然,许久不见。”

    安钰然愣了一会儿,才笑起来,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喜悦,“秦青。”来人正是与她和萧逸如每年一聚的秦青。

    “咦?”安钰然忽然发现了他与以往不同的打扮,不由诧异道,“你居然已行及冠之礼,怎得不与我说?”

    秦青点点头,调笑道:“你大概只记得逸如那小子从军之事,哪里还容得下我啊?”

    安钰然没有接话,神色不明的低下头。秦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口快,竟说了不该说的。安钰然对于萧逸如的心思,三人都是明白的,如今萧逸如离开,自己的这一句话,恰恰戳在了安钰然的伤口上。

    “抱歉。”秦青讪讪的不知该说些什么,许久才挤出两个字来。

    “无妨。”安钰然勉强一笑,刚待说话,婷儿忽然道:“小姐,入夜天凉,是否需要加件衣服?”

    安钰然回头看她,笑道:“那便帮我去拿一件吧,我们就在此等你。”婷儿匆匆走开。

    “这是?”秦青有些诧异,便问道。以往未见她出来带上别人,怎得这次带了人。

    “父亲安排的,怕是看着我的吧。”安钰然耸耸肩,无奈的笑。

    秦青与她关系非浅,也了解一些事情,当下便明白了些许,担心的看着她:“又开始逼亲了?”

    “那倒没有,恐怕还在物色。”安钰然无所谓的笑笑,转身继续看灯火通明的地方。秦青却有些心疼,哪家的姑娘,能够这般面不改色的拿着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

    “不如,我去提亲?”这句话秦青几乎是脱口而出,仿佛早已在心中说过了千万遍,“总好过那些素不相识的。”

    安钰然震惊的回过头看着他,许久反应不过来。秦青紧张的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什么拒绝的话。他的确是喜欢她的,否则又怎会刚行完及冠之礼,便匆匆赶来。

    良久,她缓缓开口。

    “多谢,只是,对你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