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名门千金
作者:别后重生      更新:2016-09-20 23:27      字数:2863
    昏暗的街角掠过阵阵寒风,芸筱惜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看着远处人们喧嚣,热闹的场景,她突然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楼塔上多彩的霓虹灯闪烁着迷人的姿彩,带着一抹剧终的姿态跃入她眼底,随即幻化为一丝倩影消失不见。

    默默低头,心中泛起几分自嘲,唇角微微上扬,不经意间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恍惚中,一双亮丽的黑色皮鞋映入眼帘,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芸筱惜微微抬起头,便见一双幽深的眼睛正斜斜睥着她,隐含着怒意。

    “离家出走?”阴冷的声音令人觉得彻骨地寒,他的薄唇轻轻动了动,竟是不着痕迹。

    如果不是深知此人的性子,她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呢。芸筱惜悄悄朝他身后瞄了几眼,立即长长呼出一口气来。还好,还好,只是他一个人。

    他将吸了一半的烟掐灭,盯着她的衣服,唇角荡开,有着几分邪气。

    “你现在落得这般田地,可还满意?你看看你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样子还像是芸氏集团的千金吗?”

    寒意扑面而来,芸筱惜能感受到他正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满腔怒火,抬眸对上他眼内的锐利,比他还凶还狠的瞪回去。

    “我根本就没有家,哪来的什么离家出走?就算我离家出走那也是我的事,我已经成年了。”

    听着她没有半丝悔意的话,他的怒火不禁又被她挑起几分,却只能暗暗压制着。不然连他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先对她使出一套降魔十八掌来。

    芸筱惜已打好主意要和他冷战到底,这一次一定要坚定立场,再也不要受他的蛊惑,否则这次回去她就再无脱身之日了。

    “咕噜!”各自沉默之时,她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唱起了空城计。

    奕丰眯了眯眼,伸手捉住她缩在衣袖里的手。再次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把她塞进车内。刚绕到他的车位上,芸筱惜便身手矫健的跳下车,大力关上车门。

    奕丰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却又不得不下车去追她。有时候他真是搞不懂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怎么会这么难搞。他更加搞不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人婚内出轨,明明一个就已经够麻烦的了。

    芸筱惜走得不远,奕丰几步便追上去了,扳过她的身子,有些气急地道:“让你嫁给我就这么难?你宁愿在外面吃苦也不肯回去,嗯?”

    芸筱惜默了几秒,她想大概世界上所有女人都可以喜欢他但是她不可以因为如果没有那场车祸,和他结婚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芸筱凤,而她不过是一个临时顶替的人,一个与他走完所有流程就毫不相干的人。

    芸筱惜低头看着被他死死握在手心的手,忍不住轻轻蹙了蹙眉头。

    “你要带我去哪儿?”

    “上了车再说。”见她态度软了下来,他也放柔了嗓音,在她耳旁轻轻呵气。

    “你不说我就不去。”

    她总有一些自己的固执,有时候固执到令人难以忍受。

    奕丰松开她,冷冷哼道:“你不饿?”

    芸筱惜略显羞赧地垂下长长的眼睫,抚了抚肚子的确很饿!她又四下巡视了一遍,确定他没有带任何手下,才坐到副驶驾上。

    奕丰唇角微勾,俊美无俦的脸隐在夜幕中。她以为他一个人就拿她没办法吗?这个女人有时候真是……傻得可爱。

    城北奕家与芸家是世交,当年他爷爷也就是奕氏前任当家人还在世时,就时常带他到芸筱惜家做客。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那时他不过八岁而芸筱惜只有五岁。

    那天他贪玩跑到后院,看到她颓然的跪坐在地上,秀挺的眉毛紧紧皱成一团。女人正拿着细长的藤条满脸凶恶地训斥她,他立在院门口听着里面细碎地抽打声,好看的剑眉不着痕迹地皱了皱,忍不住走了过去。

    那个女人他见过,是芸筱惜的后妈,她母家没什么势力,在他面前也得毕恭毕敬。他虽年少却也知将瘦弱的她护在身后,冷眸看着眼前阴狠的女人。

    面对一个八岁孩子的公然挑衅,女人手中的藤条被捏得咯咯作响,暗暗调整心绪,对着他谄媚一笑,“这不是奕少爷吗?这个小贱人不值得你护着,快放开她,免得她弄脏了你的衣服,筱凤在楼上去找她玩吧!”

    他才不要去找那个陶瓷娃娃玩呢,碰着磕着就哭爹喊娘的,哪里像眼前这个小丫头被抽得浑身发抖,却仍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让人看了心都揪在一起了,他突然牵着她的手柔声道:“跟我走!我带你去外面玩。”

    芸筱惜小女人姿态的咧唇一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乖乖跟在他身后。临走时还不忘朝她扮了个鬼脸,直气得僵在原地的女人手指发抖。

    她还算娇美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阴毒,咬牙切齿地道:“死丫头,现在就知道勾搭男人,和你妈一个样都是贱胚子。”

    奕丰只隐约听到前半句话,不禁勾唇一笑,这句话他记了十余年。

    车子停在一个高档的湘菜馆门口,奕丰极绅士地伸手扶她下车。芸筱惜嗤了句“我还没这么矜贵。”随即跳下车大力关上车门,绕开他便往里面走。

    奕丰无奈地跟在她身后,叹口气道:“野丫头!”

    “芸筱惜——”一个尖厉的声音撞进耳内,芸筱惜回头便见一辆汽车飞快地朝他们撞来。

    芸筱惜惊恐的瞪大眼睛,不过愣了两秒便眼疾手快地推开奕丰。她甚至来不及去想那辆车的目标是她,还是奕丰。她只是不想他受伤,就像当年他护在她身前一样,那样坚定地握着她的手,给她庇护。

    “筱筱,嫁给我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你嫁给我,我给你糖吃你说好不好?”少年的他曾这样循循善诱。

    芸筱惜嚼着他带来的糖果,开心得笑弯了眉眼。为难地蹙着眉头一本正经地道:“可是薄哥哥家也有好多糖果啊!”

    他的脸立刻变成一块黑炭,绑着脸一遍遍地纠正她。

    ……

    “筱筱!”奕丰飞扑过去紧紧搂着她,一抹鲜血从芸筱惜身上蔓延开来,盛开一朵妖艳的花,越是妖艳便越是刺痛他的心。

    抬眸对上那辆车的主人时,他的瞳孔缩了缩,眼内射出一抹寒光。

    只看得坐在车上的芸筱凤浑身颤抖,她只是想吓唬吓唬芸筱惜,自从她离家出走后,奕丰找她都快要找疯了。她只是嫉妒,只是不甘心,所以她才会偷偷跟着奕丰出来,看到他们又在一起了便脑门一热,直接开车撞了上来,甚至还喊了她的名字。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代替她成为奕丰的女人,就算是暂时的也不可以。四周已聚集了不少路人, 她慌张的打开车门,拄着拐杖来到他们面前。

    “奕丰,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她伸手去抓奕丰,却被他冷冽的眼神镇住,缩回手不敢去碰他。

    “你敢伤她?”语气冰冷,已暗含了杀意。

    “不……是她自找的,不是我,不是我……是她妄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没有想过要她死……”

    奕丰不禁苦叹,他本就是她的,又何曾需要抢?

    奕丰抱起芸筱惜,面上尽是狠唳,像炼狱里的恶魔一样。狠狠瞪着芸筱凤,“你抢了筱筱的身份,地位,荣耀,我只要了你的一双腿,如今你害了筱筱,你等着芸墨天来替你收尸吧。”

    他冷冷瞥向她膝盖以下的部位,抱着芸筱惜离开。

    芸筱凤脸色煞白,她一直以为那场车祸是个意外,原来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是他想替芸筱惜拿回她在芸氏的一切,是他想替芸筱惜报仇。她算计了那么久,也不过是他掌中玩物。

    “哈哈哈——”芸筱凤发出一串尖厉的笑声,望向奕丰高大挺直的身影,面目逐渐变得狰狞。

    奕丰把芸筱惜抱回车内,刚要启动车子芸筱惜已紧紧拉住他的手,窝在他的怀里。努力睁大眼看着他,委屈地道:“奕丰,我好疼,你不要离开我。”

    她没有哭只是紧紧皱着眉,轻轻一句话让他的心都快碎了。

    “好,我不离开你,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守着你!”他干净白皙的手抚着她的脸,低头在她头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深深地凝视着她。他原本就一直在守护着她,从八岁到二十八岁,从前到现在他眼中就只有她一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