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求回报
作者:雪寂留影      更新:2017-05-19 09:48      字数:2226
    灵鱼精水灵勾结玉石妖,盗夺烈嵌珠,欲炼妖法祸害苍生,以其之罪行当诛灭全族,故念海族与补天之助,只降罪其一人,命龙宫遣兵立即将其捉拿,押往珊瑚林,处于雷罩刑…

    水灵与汐月还没有走到龙宫时,便被龙宫的守卫包围起来,水灵推开汐月,大喊了一声快走,她已经深知龙王是不需要再审她,其实这样也好,省了许多。那些人错过汐月,上前便将利器逼向水灵,她明白他们的意思,便随他们去了。

    汐月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听到了他们押着水灵离去的声音,心里难受极了,恨自己的不争气,看不到什么也做不了,用手探着周围,如今她还能去哪里?

    珊瑚林。

    珊瑚林,一如往昔,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个雷罩光,这便是雷罩刑么?看不上去不是很可怕啊。

    水灵被关进那里的一个小水牢,赤足在地,长发散落,因为她如今等同一个犯人,双手双脚很快也用脚镣手镣锁住,以防她逃脱,毕竟有灵石在身。其实她也不会逃的,用强强的雷击光波护在门外,不容许任何人靠近,她也靠近不得。

    因为当时禁令一下,就再也没有哪个海底种族敢靠近那里,珊瑚林是用来施雷罩刑,所以那里的一切都没人敢碰,而这次又是几千年后,水灵再触碰禁令,龙宫守卫们也是不忍心,都在惋惜这个小鱼精。

    东海岸上。

    汐月出了东海,不知道去哪里,她只是走着。

    “你要去哪儿?”墨银出现在她身后。

    她并没有停下,继续走着:“无家可归,不知道该去哪里,她在龙宫受罚,我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她现在确实无家可归,没有法力,眼睛又看不到,海宫容不得她,想去陪水灵也不行。

    “你不需要为她做什么。”墨银拉住她,随后说着便将汐月抱起离开了东海。“既然无家可归,那我送你个地方吧!”

    墨银将汐月带到了鸾山,原来他是要将鸾山送给汐月。带汐月进了树洞,她看不到什么,听着声音就觉得这是一个美丽的好地方。

    墨银又把她坐在那个水灵很喜欢的荡椅上,轻轻推着,慢慢荡起,细数起他心底无数回忆。

    “这是…荡椅?”汐月感觉有些熟悉。

    墨银心中想的是另一件事,透着丝丝缕缕神伤说:“是,她以前也坐过。”

    许久后他将一颗珠子交到汐月手里,说:“这是我的狐丹,你应该知道狐丹能做什么吧?”

    “值得么?”汐月摸着那个不大不小的珠子问墨银,她自然知道,狐族的修为皆在这狐丹内,可他如今交出来,他要?那他体内还有多少法力?

    墨银意气凛然道:“在我这里,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呵呵!为了一个鱼精,放弃千万年修为,只为成全她?墨银狐尊好大的气魄!”汐月为他的痴心所颤动,她笑自己没有墨银那么大的气魄,也没有什么能为那个人做。

    他闻言,反问:“这是气魄吗?在无方妖域,那你割腕放血,又何尝不是呢?”

    汐月顿时哑口,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你知道吗,这世上,总有一个人 会让你不惜生命的去对她好,为她付出,不求任何回报,只要,她一切都好。其实,我也不能再为她做什么了,那就成全她吧…”

    “你以后就在这里吧,鸾山有深厚的结界,旁人近不得,你也出不去,我想,你应该也不想出去吧,这里除了我  便只有小灵儿可以随意进出,我走了。”

    墨银留下这些话便离开了…

    只有汐月紧紧攥着那颗微微发着光亮的狐丹。

    东海龙宫珊瑚林。

    她被关后的第三日,牢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玄衣男子进来,用法力检查了一下她的周身,不知为何,他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便匆匆离去。

    不久后龙王便来了。

    “参见龙王。”水灵看到龙王来便行礼,她也叫不出那句龙王伯伯。

    龙王找了个地方坐下。

    “记得初次见到你时,你还是个刚修炼成人形的小鱼精,那时龙岩将你带到我跟前,你还叫我龙王伯伯,你可还记得?”龙王站在那处像是在怀念一样。

    她回答:“水灵记得。”

    “他 死了。”龙王在说那句死了时语气中都能感受到他的疼痛,不知道当时听到龙岩已经离开的消息时他是怎样的哀痛:“我唯一的儿子龙岩,他真的很可怜,自出生便被歹人夺去护首龙鳞,失去了龙族最大的象征,更承受了这几千年的痛苦。”

    她的心口也再一次抽痛,跪在地上请罪:“是水灵的错,水灵愿一死谢罪。”

    “不,我不是怪你,你起来吧。龙岩他说,他是你的龙岩哥哥,他不能看着你孤身作战,他是龙太子,他不能置人间的生死不理。”那是一个老父亲对儿子的怀念,还有骄傲和懊悔,龙岩从不让他失望,但这一次…

    水灵已经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他们说不怪自己时,她就更恨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个离去,那是什么感受,恐怕无人体会这种痛楚。

    龙王也知道自己再说下去,水灵还是会更自责,他便问水灵:“你既是来受罚的,应该知道你犯的罪,唯有雷罩刑方能惩?那你也一定知道受了雷罩刑的后果?”

    “水灵知道,受雷罩者必魂飞魄散。”她眼神无比镇定回答着。

    龙王看她那样振振有词的说着,再问:“既然你知道,那可要想好了?”

    “水灵无悔。”她谦恭的向龙王磕了三次头,为龙岩,为海宫,为汐月,重重的三个响头证实着她的决心。

    龙王眼看着她磕头,没有说话,直到她磕完,才道:“好!随我出来。”

    水灵起身,跟着龙王出去,龙王在她前头,她一出牢门,就看到七个守卫在两旁,个个手中紧攥着重大的铁链,就等龙王一声令下。

    龙王缓缓闭眼,抬手示意两旁站着的人动手,随后便离去…

    那七人得到旨意,便上前同时将铁链扔出,有法力的铁链瞬间套住了水灵,手上,脚上,腰间,紧紧缠住,他们用力一扯,再一拉,水灵便直入雷罩光波中。

    她被那些有法力的锁链紧固住,以躺的姿势被禁在雷罩刑的光波中,雷光一道一道一下一下的落在她的身上,让她疼得紧皱眉头,痛苦不堪,她忍着那些疼痛。

    如今这样是在削弱她的法力,因为有灵石和烈嵌珠护体,暂时伤不得她,他们只能用这个办法,直到灵石和烈嵌珠消耗殆尽…